• 薄少宠婚不过期
    薄少宠婚不过期

    顾暖暖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当初,他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救了她,让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薄太太,宠着她惯着他,却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候冷漠离去。

  • 总裁的二婚宠妻
    总裁的二婚宠妻

    鸣人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  结婚多年的男人指着我的头骂我贱货,狠心弄死未出世的孩子。曾经的山盟海誓就像是笑话,我落魄的被赶出家门。上海的光特别亮,我以为我站在光里就能虚张声势咬牙撑下去。我告诉自己要坚强,我受了这么多的苦那么多的冤,我以为我什么都不怕。但是我怕急了,特别的害怕,直到我遇上了他……

  • 豪门挚爱:捡个帝少当老公
    豪门挚爱:捡个帝少当老公

    柠檬黄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那个矜贵又清俊的男人自蹭了她车之后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侵占了她的家。 “先生,我们好像不太熟吧。”胥薇薇纠结良久,还是将他拒之门外。 胥薇薇几夜噩梦,梦里影影倬倬都是那个男人。 他再次出现,一本正经地道:“薇薇,我观你脉象,必是忧虑过重,缺一味药。” 胥薇薇皱眉:“什么药?” 男人俯身亲了过去:“我这款苦口良药。”

  • 晓看天色暮看云
    晓看天色暮看云

    小笨猪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他的父亲死在了她母亲的床上,从此夏沐成了哥哥陈深的禁脔,以身偿债 终有一天,他厌倦了,要结婚了,开始新的生活了 夏沐以为自己终于能够自由 可是—— “夏沐,没有我的允许,你怎么敢走!”

  • 相思本是无凭语
    相思本是无凭语

    佚名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程稚华爱上了养父程潮; 为了得到他,她杀人、下药、爬床……一直到程潮亲手把她钉进棺材,深深活埋! “程潮,我的话,你不信,那么,我也不会再爱你了。” 她死后重生,却再次被那个男人牢牢禁锢……

  • 你的爱,请收回
    你的爱,请收回

    七月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因为爱,我选择了没有原则,用交易换取了婚姻可阴差阳错下,我被扣上了恶毒心机的帽子盛大的结婚喜宴上,顾恒之给了我诛心的“惊喜”他毁了我的名声,也绿了他自己一场本就不该有的交易,从此成为了他憎恶伤害我的理由...

  • 我爱你,是一场劫
    我爱你,是一场劫

    香香公主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三年婚姻,她怀孕生子,医院难产,命悬一线。“季先生,保大保小?”他冷冷一笑:“我不保大,也不要小,孩子大人的死活,都跟我无关!”他对她,就是这般冷漠无情。她想,或许真的是他爱错了人。离婚吧,她终于在协议书...

  • 名门挚爱:前夫,不要跑
    名门挚爱:前夫,不要跑

    香奈儿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一场车祸,她容颜尽毁一切烟消云散,再睁开眼,身份已然迥然不同,没有重生,没有奇幻的经历,有的只是她的一腔怨怼和仇恨。  三年后的再遇,她已然变成了他人怀中的娇媚女友,却不知廉耻的将这兰城权势滔天的男人...

  • 半颜
    半颜

    今昔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上一世的情这一世的怨上一世的恩怨这一世的债。

  • 温柔乡
    温柔乡

    杀神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的研究生学生苏米成了我家的奶妈,从此我的人生就变了。白天她是我家奶妈,晚上她是我的启蒙老师。看着我越来越虚弱的身体,她竟然选择……

  • 神秘王爷的爱妃
    神秘王爷的爱妃

    淡月新凉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她是有着惊天容貌的娉婷郡主,是天下最美的女人,只一眼,便倾倒城池,媚惑众生。民间传说,她的美貌甚至吸引了自己的生父,以至于生生逼死了自己的母亲,其父亦不知所踪。圣上钦点她和亲邻国,被众多皇子明争暗夺,她安之若素。赐婚前夜,一场看似意外的大火,让她成功掩藏起绝色的容颜,变得丑陋不堪,所有人弃之如敝屐。那个极少有人目睹真容,传说中身有残障的七皇子,竟然娶她这个容颜尽毁的丑女?残王丑妃,全天下皆是耻笑声。大婚当夜,所有的传说一一应验,他身坐轮椅,她黑纱遮面。可是为何传说没有告诉她,这个七皇子竟俊美如斯

  • 极品邪少
    极品邪少

    济水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李小枸,夜入寡妇门之后,开启了他的香艳乡野路,从女人身上他收获的不只是快乐,更多的是成熟,美女伴身,反倒让他找到了真正的自我价值。

  • 江山若囚美人心
    江山若囚美人心

    烟雨芳汀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京都贵女:“她懂诗词歌赋吗?她明白琴棋书画吗?她知道该如何相夫教子、执掌后院吗?”苏姚:“我有美貌就够了……”多年后,被碾压的京都贵女:“你不是说有美貌就够了吗?为什么你还用脑子?”苏姚:“不知道越是美丽的女...

  • 老婆,这个孩子是我的
    老婆,这个孩子是我的

    关关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林嫣犹如衰神附体。先被设计***给***,后被渣姐破坏婚礼,陷害入狱,因为怀孕生产变相多坐了一年牢。六年后,她本以她的生活真的可以重新开始,可是一个男人的出现却再次将她拉进了深渊。自此,再难挣脱。“韩明烨,...

  • 昏婚欲醉:神秘老公晚上见
    昏婚欲醉:神秘老公晚上见

    不笑不倾城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陆霜儿爱宫昊,爱的侵蚀骨髓,宫昊恨陆霜儿,恨的刻骨铭心……为了报复,宫昊强行的将陆霜儿留在自己的身边,因为爱,陆霜儿委屈自己,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阴谋,还是心甘情愿的答应了宫昊……只是,当真相揭晓,爱恨相加的他们,又该何去何从……

  • 一心向暖爱成冰
    一心向暖爱成冰

    暖小苏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她明知老公爱着别的女人,却甘愿飞蛾扑火,卑微的守着爱。  直到他拖着她进手术室,她满身是血,跪在地上磕头求饶。  他捏住她下巴,“将孩子打掉,曼曼等不及了!”  她的心碎了,眼睁睁看着那些医生剖开她的肚...

  • 强势占有:这个总裁我要定了
    强势占有:这个总裁我要定了

    胭脂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她跟他的欢爱,没人知道只爱不欢。在这场爱情的追逐战中,她早已卑微到失去自我。最后的最后,她执意离开,他惊慌失措。她说:“季辰希,我连我孩子都可以不要,何况是你?”

  • 桃之夭夭之祸国妖妃
    桃之夭夭之祸国妖妃

    暖小苏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一入宫门,她从宠妃打入冷宫,眼睁睁看着爹娘惨死,肚中孩儿被那冷血无情的男人刺穿。   他怒道:“妖妇,还不交出解药,现出原形?”   她流着血泪,“临天……我恨你!”   当莫璃被她爱过的男人万箭穿心……临死...

  • 爱断情伤
    爱断情伤

    飞天鸡

    言情 已完结

    我叫胡川,今年二十五岁,蓉城本地人,家里好多套房子。那一年,我爱断情伤……

  • 海上晚来香,与君配成双
    海上晚来香,与君配成双

    清风知意

    言情 连载中

    柴彧第一次见到和宋云禾的时候,她还是小小的一只,干枯的像个木乃伊似的,可如今的她,长的像池子里的一朵粉莲,亭亭玉立,迎风摇曳,一眼的清泉水里却再没了当初的惊慕。“柴彧。”她娇声如泣,最是撩拨人心。柴彧眼眸如火,将她抵至墙角,“想将东西要回去,可以,用你最珍贵的东西来换,一丝不留,...